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jscj.com/,都灵

以人民政协报社副总编辑章建潮为团长的中国新闻代表团一行5人于2012年9月18日至21日应邀访问瑞士。代表团围绕着“瑞士职业教育特色”这一主题走访了日内瓦职业学校校长欧文·费舍尔、日内瓦应用科技大学校长弗郞索瓦·阿贝—德卡鲁、日内瓦职业教育办公室主任格里高利·埃维阔兹、瑞士米格罗公司培训学校项目部主任马夏·曼奇尼、日内瓦技术教育中心主任丹尼尔· 法弗等资深职业教育管理者,会晤了西瑞士应用科技大学教授奥马尔·阿布·卡立德,参观了瑞士米格罗公司日内瓦分公司、日内瓦技术教育中心,对瑞士职业教育进行了较深的考察。

中国新闻代表团会晤瑞士日内瓦州国际事务部主任奥列维•库多(左二) 中国记协国际部供图

中国新闻代表团与瑞士新闻俱乐部主席吉•麦当(右三)合影 中国记协国际部供图

据世界银行的最新统计,2011年,瑞士人均收入为 3.9924万美元,居于世界前列,尤其值得关注的是,瑞士全球竞争力排名已获得四连冠。

瑞士以较少的人口和较小的国土,发展成为一个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工业国,并在世界经济强国中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瑞士的国际竞争力主要靠什么来保持呢?正如日内瓦职业教育办公室主任格里高利·埃维阔兹所说,瑞士的国际竞争力归根结底靠的是人才,主要是职业教育培养的人才。

几位受访的瑞士资深职业教育管理者,对瑞士职业教育体系做了基本概括。都灵归纳起来,瑞士职业教育主要有四类:一是超前介入的职业准备教育,主要在初级中学和职业指导中心进行,内容是为学生提供有关职业和学徒职位的信息,并帮助学生了解自己的能力所在和职业倾向。二是主体灵活的中等职业教育,主要为学生未来的职业生活奠定必要的基础。三是凸显能力的高等职业教育,主要由高等专业学校承担。四是终身完善的职业继续教育,主要是为成人举办各种正式和非正式的职业教育培训。

瑞士绝大多数学生完成义务教育后选择接受职业教育,约占全部学生的70%,只有不到30%的人选择进入高中学习、而后升入大学继续深造。那么,瑞士职业教育成功的秘诀是什么?

透过一个国家在教育上的花费和投资结构,可以看出该国对各级各类教育的价值判断和功能定位。2007年,瑞士中等职业教育经费比普通高中高出4个百分点。据西瑞士应用科技大学教授奥马尔·阿布·卡立德介绍,1933年,瑞士颁布实施了联邦职业教育和培训法。2004年修订生效的《瑞士联邦职业教育法》使瑞士举办职业教育拥有了一个资金投入和行政管理的重要法律保障。该法规定联邦政府、州政府和行业组织是瑞士职业教育资金的三个主要来源,其中州是公共职业教育经费的主要承担者,其投入比例为整个职业教育经费的3/4。其次是联邦。该法规定企业的培训费用完全由企业支付,此外,企业还要支付一定的报酬给学徒,平均大约是正式职工工资的1/5。公共职业教育经费主要流向职业学校,企业联合会也会有选择地为学校提供物质资助和继续培训的讲座经费。学徒在职业学校或职业培训中心的学习都是免费的,这主要得益于瑞士高效的投入机制。

据日内瓦职业教育办公室主任格里高利·埃维阔兹介绍,2011年,瑞士职业教育获得12.42亿瑞士法郎(约合87.76亿元人民币)的联邦拨款,7.45亿瑞士法郎(48.18亿元人民币)用于中等职业教育,4.49亿瑞士法郎(28.44亿元人民币)用于应用科学大学,1700万瑞士法郎用于国际合作,300万瑞士法郎用于瑞士教育长期发展目标。

在访问交流中,代表团深深感到瑞士全社会对职业教育有务实的认识:一个健全的人必须掌握一技之长,并获得一份工作;学校是帮助人谋生的一种手段或一种途径;并非接受学校教育的层次越高,个人的成就也越高。据瑞士新闻俱乐部主席吉·麦当介绍,瑞士人从小就被灌输这种概念,而且对从事职业教育的人特别尊重。瑞士还别出心裁地设立“女儿/儿子节”,孩子要在这天进入家长的工作场所,零距离了解父母的职业。瑞士职业教育法规定,在小学二年级就要开设各种手工课程,养成劳动兴趣和习惯。从初中二年级开始,学校要对学生进行系统的职业指导。在这样的环境下,没有人会因为选择了职业教育而感到低人一等,瑞士全社会对职业教育的重要性已形成共识。

瑞士在历史上形成的理性教育思想通过其独特的教育制度得以体现并付诸实施,使其职业教育结出硕果。日内瓦应用科技大学校长弗郞索瓦·阿贝—德卡鲁对这一教育制度进行了概括:一是建立了相互协调、功能完整的职业教育体系。二是建立了完善的职业指导与咨询体系,为各级职业教育提供了多样化、人性化服务。三是建立了“学徒制”或“二元制”的极具特色的职业教育形式,此点尤其有特色。四是建立了发展人的终身教育的制度,通过终身教育,人们可以不断寻求自身全面、平衡、协调的发展。五是树立了法制道德教育、学习做人的教育理念。

西瑞士应用科技大学教授奥马尔·阿布·卡立德介绍,《瑞士宪法》规定,职业教育的管理主要由联邦负责。在具体实施中,由联邦、州和各行业协会共同合作完成。瑞士的职业教育不是由通常的教育局等教育管理部门管理,而是由各州的经济促进局负责管理,联邦政府主管职业教育与培训的部门是公共经济部职业教育司,这种模式可能在全球是独一无二的。

在访问和交流中,代表团对瑞士的职业教育在衔接高等教育、面向终身教育方面做了进一步了解。日内瓦职业学校校长欧文·费舍尔谈到,瑞士学生在完成义务教育后,不到30%的学生到普通高中就读,并准备上大学;70%的学生进入职业学校学习,这些学生中有90%以上将在毕业后,获得联邦职业教育与技术文凭,可以直接就业,也可以进入高等职业学院,或通过会考进入应用科学大学乃至联邦理工大学继续学习,攻取工程师学位。对义务教育后不能决定自己去向的学生,瑞士设立了“十年级”。这一年可以就近到普通中学或职业学校试读,适应后再做出选择。

据瑞士联邦职业教育与技术办公室发布的《2010年瑞士职业教育与培训报告》,瑞士目前拥有超过200个职业教育项目,有两年制项目和三到四年完成的项目。

目前瑞士有30%的企业提供学徒岗位。日内瓦技术教育中心主任丹尼尔·法弗介绍,全瑞士中小企业成为职业学校的合作企业,政府并没有强制要求,全凭企业自愿。作为对企业工作的认可,各州职业教育办公室每年会向接收学徒的企业颁发一枚徽章,上面写着“我们培养了专业人士”。日内瓦技术教育中心主任丹尼尔·法弗介绍,学徒是瑞士职业教育的主要形式。几乎所有职业学校都有合作企业。学生在上岗之前,需要与企业签订合同,并可获得正式工20%的工资。

瑞士米格罗公司培训学校项目部主任马夏·曼奇尼说,在瑞士,学徒不用担心被当成“廉价劳动力”而学不到东西。职业教育有严格的课程标准和质量监测体系,企业中担任师傅的人,也要经过国家考试才能取得资格。在瑞士的校企合作中,企业会进行成本和收益的评估,学徒在获得工资时,同时还为企业创造利润,这样给学生提供合理的培训,对企业和学生来说是双赢,这也是调动企业积极性的关键。

日内瓦职业学校校长欧文·费舍尔、日内瓦应用科技大学校长弗郞索瓦·阿贝—德卡鲁对瑞士一流的“双师型”教师队伍建设,引为自豪。他们说,在瑞士,职业教育的教师可以分成两类:一类是经过5年企业工作经验、实践能力强的工程师;另一类是具有4年工程技术师范学院、3年以上工程师实践经验的学校专业教师。不管那种类型的教师或工程师,瑞士联邦政府要求都必须走一种一流的路线——“双师型”。两类教师要取得在职业学校任职的资格,都必须通过由各州组织的高级教师资格考试,取得“高级中学师资教学论证书”。各学校包括培训中心均有自己的研究机构或合作的研究所,这些独立的研究所都有三方面的工作职能:研究、教育和技术转让。

对师资的选拔与培训有明确的规定,教师每年必须参加培训,以确保教师的知识、学校的专业跟上经济社会和企业的发展。学徒在具有丰富的实践和理论知识的师傅的指导下进行学习实践,就能掌握行业发展的最新动态,学会生产制造的核心技术,跟上技术更新的步伐。这种一流的“双师型”教师队伍建设可谓是保持瑞士职业教育走在世界前列的关键。

瑞士中等职业教育学校中,大多采取“4+1”二元模式,即一周1天到1.5天在学校学习,其余4至3.5天在企业实习。学生在校内虽然每周只有1~2天的课程,但是课程并不会因此而减少,课程包括德语(或法语、意大利语)、商业学、经济学、体育等课程,还要学习专业基础知识、专业设计等专业类课程。

日内瓦职业教育办公室主任格里高利·埃维阔兹介绍,瑞士的职业教育以就业为导向,瑞士职业教育专业的发展与转变,主要以市场为导向,兼顾企业发展、人口变化及学徒的兴趣,比如,近几年化学工业方面的职业需求大大减少,而计算机等方面的职业需求增加。目前,瑞士的职业学校提供了200多个可供选择的职业方向,各产业中都有炙手可热的专业。

日内瓦应用科技大学校长弗郞索瓦·阿贝—德卡鲁介绍,瑞士职业教育学校,根据劳动力市场对职业资格的要求和岗位空缺情况,决定职业教育和培训招生计划。州政府负责每月收集企业需要学徒信息,每年两次公开发布学徒供求信息,大约每5年调整一些专业设置,确保职业教育和培训满足劳动力市场需求。这是瑞士职业教育学校就业率高的另一个主要原因。

应当说,从以上7个方面,可以看出,瑞士行之有效的职业教育体制和制度,为国家竞争力的巩固和提高,为国家的可持续发展,提供了基础性人才队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